logo3
作

[新闻报道]【人民日报】玩具如何再动员(微调查)
发布日期:2014-07-16 16:13:24

  “旧玩具堆了一大屋,新玩具还一直在买。”在北京某商场儿童玩具专区,看着兴奋的儿子正在挑选新玩具,余妈妈心里五味杂陈,“便宜的几十块,几百上千的也不少,小家伙能玩个把月就不错了。”本报记者调查发现,儿童玩具价格高昂、更新换代快,回收价格很低、捐赠对接无门,家中堆砌成山的旧玩具让不少家长深感头疼。

  浪费惊人,贱卖很可惜

  余妈妈曾经问过小区的回收人员,“回收价格太低了,比如家里一辆遥控车,买的时候五六百,人家回收才肯出10块钱,舍不得卖。”

  “送人也不好意思。”湖北的吴女士表示,身边的朋友经济条件普遍较好,只能等农村亲戚家的小孩来家里玩时,带走几件。“女儿的玩具都没坏,农村来的孩子见都没见过,可喜欢了!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一方面城市旧玩具存在巨大浪费,另一方面农村却面临玩具资源紧缺。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调查显示:随着城市的发达程度,中高档玩具的购买比例明显增加; 2011至2012年度一线城市有近10%的目标消费者年均玩具支出在2000元以上。

  除农村市场,一些服务于自闭症和智障儿童的机构也很缺玩具。专门从事“儿童游戏治疗”的董老师告诉记者,“这些孩子们不懂得怎么玩玩具,玩具损坏率特别高。”

  对接无门,规模捐赠少

  “朋友圈里常常转发贫困地区需要旧物的消息。”女儿已经上大学的吴妈妈很新潮,微信、微博用得很熟练,“我曾把女儿的旧玩具都洗好,邮寄过去,一直没有回复,也不知靠谱不靠谱。”

  网友“cawaiilulu”在百度“捐旧衣物吧”上发帖称:“我有好几箱旧玩具想要捐赠,希望吧友们告诉我一些需求地址。”另一位网友“鲔鱼熊掌”也在网上提问“北京有没有捐赠旧毛绒玩具的公益组织呢?”

  致力于旧物回收的“‘废’常了得”项目发起人之一、南京师范大学大三学生杨艳告诉记者:“网络上搜索信息不一定真实可信。”

  安全隐患和经济成本,也是难以形成规模化捐赠的原因之一。“一些旧儿童玩具存在化学元素超标的问题,尖角、直角等细小问题也可能造成安全隐患。专人进行消毒处理、逐个检查需要不小的人力投入和经费,甚至能再买一些新的。”江苏省儿童福利基金会秘书长胡优优说。

  爱在传递,旧物再动员

  变形玩具、遥控汽车、毛绒公仔……孩子们争着将手里的玩具放进收纳袋里。南京一中马群分校初一(3)班通过“‘废’常了得”项目,将旧玩具定向捐赠给贫困孩子。

  “这些玩具遗忘很久了,能拿出来和其他小朋友分享,我很高兴。”捐赠学生毕心雨说。

  四川和安徽两地受到捐赠的孩子及老师近日发来了反馈信息,照片里,越西县一个贫困村38名留守儿童及贫困学生捧着玩具和书本,流露出喜悦的神情。

  广东天河公园北门志愿驿站站长徐倩认为,民间慈善组织有需求信息,志愿者组织有较强筹措物资的能力,二者若能合作,情况可能会大不一样。

  广州市天河区在全区16个志愿者驿站都将设立回收旧物点,其中,旧玩具回收主要依托天河区21个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,将还能使用的玩具洗净消毒,首先满足社会福利机构及贫困家庭,不能使用的也将进行循环处理。活动才开展两个星期,旧玩具等物资就将驿站塞得满满当当。

(原载:《 人民日报 》(2014年07月07日 01 版) 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/html/2014-07/07/nw.D110000renmrb_20140707_6-01.htm)

 

bottom1bottom2bottom3